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母婴用户    2019-11-28 17:59     浏览 33333 

  獐子岛(002069)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其会在春节期间又一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  对于作者提出“獐子岛扇贝可能大量迁徙到日本北海道”的说法,獐子岛相关人士予以坚决否认。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  记者注意到,该网文于2月16日22时54分发表在新浪微博,在2月17日获得广泛传播并迅速发酵。截至2月17日23时,该文章的阅读量业已突破500万,评论超过1300条。

  虽然文章声称:“最近某上市公司的扇贝再次宣布跑路,在金融圈引发轩然大波。”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,所谓的扇贝再次宣布跑路的某上市公司,其实是剑指獐子岛。

  注:以下《扇贝的秘密》内容引用于原作者:拳王的故事(quanwangstory;拳王李淳),仅为原作者观点,已被獐子岛相关人士予以坚决否认。

  注:以下《扇贝的秘密》内容引用于原作者:拳王的故事(quanwangstory;拳王李淳),仅为原作者观点,已被獐子岛相关人士予以坚决否认。

  最近某上市公司的扇贝再次宣布跑路,在金融圈引发渲染大波,我作为前生命科学工作者,现金融工作者,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来谈谈这个事情。算是我自己的一个独立调研。

  当然,最让我流连的是札幌的二条海鲜市场,那里有比乌贼还大的帝王蟹,有现杀现做的海胆,有玲珑剔透的鱼子,以及扇贝。

  北海道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扇贝,学名帆立贝,由于北海道古称“虾夷地”,所以又叫虾夷贝。虾夷贝和我们平时吃到的舟山或者广东扇贝不大一样,是长这样的:

  日本气象局的专家曾经提出过一个假说,2011年福岛地震就是因为东北部海域的扇贝集体扇动贝壳所致。

  后来日本人为了防止重蹈覆辙,改良了扇贝的养殖方式。过去的扇贝采用“串养法”,学名“垂下式”,即用绳子将扇贝穿成串,垂到海中养殖,便于统一管理与捕捞。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  如上图可见,垂下式的优点是不用担心扇贝跑掉或躲起来,并且可以优化空间分配利用。

  但缺点就是扇贝能够通过绳索传递共振,一旦一只扇贝开始扇动,绳子上的所有扇贝都会予以共鸣,以彰集体主义。

  由于所有的绳索都互相联通,一传十十传百,最终这片养殖场的所有扇贝都会在同一时间扇动贝壳,造成巨大振动。

  后来日本的绝大多数扇贝养殖基地都进行了改良,把垂下式改成了地撒式,通俗的讲就是放养。这下虽然给扇贝管理增加了难度,且有减产之虞,但是再也不用担心扇贝引发地震。对于日本这样一个位于地震带上的国家来讲,安全的重要性远在产量之上。

  但我在北海道发现,这里的部分养殖基地仍然沿用着垂下式的养殖方式。下图为北海道的扇贝养殖方式分布,可见其东海岸均改用地撒式,而西海岸仍使用垂下式。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  我就此事咨询过当地渔民,渔民说他们也不知道原因,只知道这是统一部署。他们说,北海道西岸的扇贝产量明显高于东岸,这足以证明垂下式养殖的先进性。

  我研究了一下日本地震带分布图,日本是个多地震国家,原因是其位于欧亚板块和太平洋板块交界。交界线在日本岛以东,所以东海岸的地震频率远高于西海岸。于是我得出初步结论:之所以北海道西岸采用垂下式养殖扇贝,而东岸采用地撒式,是因为东岸更靠近地震带,必须采用地撒式,避免扇贝集体扇动贝壳引发地震。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  而西海岸离地震带较远,无需担心扇贝共振,所以仍采用养殖效率更高的垂下式。

  我注意到两个数据,2016年,北海道扇贝的总产量为6.3万吨,其中有70%以上出口到中国大陆。我计算了一下,也就是有4.4万吨的扇贝出口到中国。

  这就很奇怪了,就算北海道的扇贝只出口中国,不出口到其他地区,那本地也只剩1.9万吨的结余。这凭空多出来的1.3万吨扇贝是哪里来的?难道北海道自己也进口扇贝不成?

  带着这个令我辗转反侧的谜题,我在2017年的三月份再次来到北海道,这是北海道扇贝的捕捞季,无数的渔船在札幌的码头穿梭。我来到小樽码头蹲守,试图找到解开谜题的钥匙。

  一天的捕捞是从凌晨3点开始,我完全不明白为何要赶这么早,既然是垂下式养殖,像钓鱼一样把绳子拉起来不就完事了。但我还是和渔民一样3点就来到了码头。

  到了清晨7点,第一抹晨曦已经染黄了码头的船舶和重型机械。这时我看到海浪明显增大,

  风愈刮愈烈,船只随着浪涛上下起伏。我正欲开口,渔民做出了闭嘴的手势,让我侧耳倾听。

  我听见“隆隆”的响声,厚重而空灵,仿佛从无限的远方传来,听得我直欲断魂。我问大叔这是什么东西,大叔说,西稳多四科棱。我都不知道这是英语还是日语,但我也不敢多问,怕大叔掏出昭和年间的武士刀捅我。

  然后渔民们就此收工,这才不到8点,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。他们相互吆喝,约着去居酒屋喝酒,从上午就开始一场宿醉。留下我在码头上傻眼不已,我冲大叔喊:扇贝在哪?

  说好的捕捞季呢?为啥不进行捕捞?从3点到7点整整四个小时,渔民们除了直直在海边站着张望,啥都没做。当他们听到那隆隆的响声,就像听到下课铃声一样准时收工。

  一连半个月每天都是如此。我都快被冻成面瘫了,仍然没有什么新发现。眼看假期就快到头,我不由得心急如焚。

 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,我比平时晚起了半个小时,当我无精打采来到码头时,发现渔民们的表情与往日不同,异常的肃穆,感觉就像在朝圣,又像是在迎接着什么。那隆隆的响声越来越清晰,仿佛音源已经来到了近海。

  一个渔民突然大喊道:ki马西大!ki马西大!我掏出有道词典查了一下,这是日语“来了”的意思,而且是一种敬语。

  渔民们纷纷涌到岸边,大声狂呼ki马西大!ki马西大!我从一个渔民手里接过望远镜,看见漆黑的天际线处有无数的暗流在涌动,似是有庞大的事物在靠近。我吓得差点把望远镜都掉海里,比划着问渔民:“哥斯拉?”

  等到天亮时,这一大群扇贝已经靠岸了,这时,渔民们终于开始了半个月来的第一次捕捞,准确说是扇贝自投罗网,一头扎进了早就备好的大网中。这大网绵延数公里,每个网眼里都拥挤着四五只扇贝,我粗略估算了一下,这一网打尽下来,少说也有20万只。

  原来北海道并没有进口扇贝,扇贝是自己跑来的!这1.3万吨的差额就是这样产生的!

  我问渔民这些扇贝是从哪里回来的?渔民警惕地盯着我打量,半晌后问我,你是哪的人?

  我愣了一下,心想为啥讨论个扇贝还需要查户口?此中定有隐情。于是我没跟他讲实话。

  他紧绷的额头一下放松了,满面春风地说:“这些扇贝都是产自北海道的帆立贝,我们每年秋天会出口贝苗到中国大陆,养殖在大连的海域。好像叫做獐子岛。

  我们北海道最大的秘密,就来自于西海岸的扇贝。之所以采用垂下式养殖,并非考虑垂下式便于管理和捕捞,这只是幌子。秘而不宣的核心是共振。

  扇贝到了每年初冬,会因为发情而扇动贝壳,由于通过绳索相连,很快就形成了共振。不要小看这共振,虽然西海岸远离地震带,不至于形成地震,但是每天凌晨,超过50万只扇贝产生的共振波,还是能够沿着海底地壳传播到很远的地方,比如中国东北。

  扇贝是对振动极其敏感的生物,所以我们日本一直在研究用扇贝预报地震。而正是基于此,大连的扇贝能够感受到从北海道传来的振动波,对于它们来说,那是故乡的呼唤。

  日本的专家在给大连方面提供养殖建议时,提出了下撒式的方案,所以大连的扇贝都是放养在海底。这给它们跑路提供了便利,每年冬天,大连的扇贝在感受到同胞的呼唤后,就会循着振动波开始一场伟大的回归。”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  我感觉自己在听天方夜谭,就算扇贝真有这本事,大连和日本之间还隔着个半岛呢,它们顺着振动波游过去,只会游到朝鲜。

  渔民仿佛看穿了我的疑虑,他解释道,扇贝的本领不仅仅在于感知振动,它们还对温度敏感。扇贝的适宜生存温度是5度以上,所以它们会本能地循着暖流游动。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扇贝跑北海道了?獐子岛新年“躺枪”怒回:又

  黄海暖流和日本暖流(对马暖流)在朝鲜半岛南端汇合,给扇贝形成了一条完美的赴日航线。

  “每天早上三点,我们会准时来到码头,观察远道而来的大连扇贝,这是它们的起床时间----扇贝也需要休息的。接下来大连扇贝拼命地扇动贝壳游啊游,这也形成了共振,和北海道扇贝发出的振动波在大海中央碰撞,就产生了这隆隆声。”渔民继续给我科普。“隆隆声越来越接近日本,终于在经过长达3个月的跋涉后,第一批大连扇贝在今天到达北海道。接下来每天都会有大连扇贝到来,2016年,共计有1.3万吨大连扇贝从獐子岛游回北海道。这是史上最伟大的迁徙。”

  我沉默了,事实是如此的令人难以置信,却又无从辩难。我思考了很久,终于找出一个不合理之处,我问渔民大叔,既然双方都在向对方发出振动波,那为何只有中国的扇贝游回日本,而日本的扇贝却不游向中国?

  “所以北海道西岸的扇贝要用绳子串起来,他们倒是想去远方,可是走不了啊!”大叔奸笑道,大和民族两千年来的智慧全刻在他腮帮的褶子上。

  我的独立调查就此告一段落,我想,这足以给某上市公司正名了。扇贝真的会跑路,不,它们是在回家。

  当然,这批扇贝跑不到日本去,它们错把电磁波当成了同胞的振动,跑进了我的微波炉。没文化太惨了。

  在把扇贝肉吃进嘴里的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了渔民大叔那句“西稳多斯科棱”的意思。那是一句英语,“Seawind is calling”.

  这篇文章一出,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评论和猜测。还有很多网友表示,难分真假...

  @ C’Mon! :年看到的第一篇精彩绝伦的好文。虽然第一段就谈到了獐子岛,但真正绝的地方恰恰就是真拿獐子岛扇贝跑路的事做文章,服!作者可以上市了,比獐子岛的谎言强一万倍。或者,如果他们年报用这样的说法搞不好会涨18个板。

  獐子岛1月30日晚公告,公司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,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,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,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,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。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5.3亿元-7.2亿元。

  对于造成底播虾夷扇贝损失的原因,獐子岛2月5日发布公告称,初步归结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,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,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,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越来越瘦,品质越来越差,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,最后诱发死亡。

  根据獐子岛公开披露的公告,“扇贝是饿死的,不是跑路了”,而《扇贝的秘密》的作者在文章中却试图告诉大家:“扇贝真的会跑路,不,它们是在回家。”

  作者在文章中说,“扇贝到了每年初冬,会因为发情而扇动贝壳,由于通过绳索相连,很快就形成了共振。不要小看这共振,虽然西海岸远离地震带,不至于形成地震,但是每天凌晨,超过50万只扇贝产生的共振波,还是能够沿着海底地壳传播到很远的地方,比如中国东北。”

  作者还引用日本渔民的话说:“扇贝是对振动极其敏感的生物,所以我们日本一直在研究用扇贝预报地震。而正是基于此,大连的扇贝能够感受到从北海道传来的振动波,对于它们来说,那是故乡的呼唤。”

  为此,日本的专家在给大连方面提供养殖建议时,别有用心地提出了下撒式的方案,所以大连的扇贝都是放养在海底。这给它们跑路提供了便利,每年冬天,大连的扇贝在感受到同胞的呼唤后,就会循着振动波开始一场伟大的回归。2016年,共计有1.3万吨大连扇贝从獐子岛游回北海道。“这是史上最伟大的迁徙,堪比当年智人从非洲走向欧亚大陆。”

  獐子岛早在2014年就曾因北黄海出现异常冷水团,使得其即将进入收获期的百万亩虾夷扇贝绝收。而獐子岛1月30日晚披露了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的消息之后,人们当时的第一反应即是“獐子岛的扇贝又游走了”。

  虽然獐子岛之前已经对造成底播虾夷扇贝损失的原因进行了公告,但是无疑这篇网文的内容更能引起人们的质疑。

  “仔细阅读这篇文章不难发现,作者其实是在嘲讽獐子岛。如果读者连这样的文字都当真,只能说大家对一些基本的自然常识都没有,就真是没资格评价獐子岛的是与非了。”2月17日晚,一位长期关注獐子岛的金融界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  针对这篇文章中的一些说法,据报道,记者于2月17日晚间向獐子岛的相关人士进行了求证。这位人士表示,对于文章当中的说法不想多说什么,这篇文章很有可能对上市公司造成新的伤害。实际上已经有人开始质疑这是否是獐子岛在进行危机公关。

  例如,一位资深媒体人士在朋友圈转发了这篇文章并表示:“这个写手,不是缺少常识,就是獐子岛终于成熟了,找到了最好的危机公关方式。”

  “这篇文章的说法已经突破了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底线,据我们所知,扇贝不具备文章中所说的迁徙能力。”上述獐子岛的相关人士表示,科学的角度是黄海暖流北上,经韩国分支,向中国为黄海暖流,向日本为对马暖流(从海洋动力来分析,这也是日本核辐射对中国未造成影响的主要证据)。

  文章中的说法也不符合虾夷扇贝的生物习性和能力,除非北黄海虾夷扇贝像鲑鱼(大马哈鱼)一样会逆流而上并顺对马暖流进入日本。